主页 > F佳生活 >杀手监16年‧妻与男友获释‧六旬母跨海为儿讨公道 >

杀手监16年‧妻与男友获释‧六旬母跨海为儿讨公道

2020-07-17 209 ℃

杀手监16年‧妻与男友获释‧六旬母跨海为儿讨公道(吉隆坡讯)曾轰动一时的诗巫银行经理黄政贵遭人买凶杀死的命案至今无法沉冤得雪,加上之前被控“教唆谋杀”的黄妻及男性友人于日前齐齐被判“获释不代表无罪”而逍遥法外,更让黄家家属大感不满。黄家不甘命案就此不了了之,一家四口包括66岁老母亲特别飘洋过海,从东马到吉隆坡高声喊冤,希望为枉死的死者讨回公道,并呼吁总检察署及警方儘速採取行动,把死者的妻子与男性友人绳之以法,还死者一个公道。不幸于2012年遭杀手杀害的黄政贵是刘宝英的幼子,在孩子离世后的这些年,她终日以泪洗面,祈求在司法的公义台上为孩子讨取公道,无奈诗巫地庭法官日前指控方修改控状,把次被告黄妻林咸慈及被列第一被告的黄妻男性友人张晋源面对的罪名从“教唆误杀”修改为“教唆谋杀”,以致与高庭之前判处被列为第三被告的杀手林和银误杀罪名成立的裁决相冲突,违背高庭裁决,属于藐视法庭之举,所以法官宣判黄妻及男性友人当庭获释。地庭法官也裁决,两名被告获释不代表无罪,意即他们目前只是没有面对误杀或谋杀罪名,除非警方重新逮捕两人并作出新的提控,但黄家苦等多时都不见警方採取行动,让他们感到非常失望及不满。当局改控状致2人获释刘宝英与3名子女,包括长女黄惠芳因此于週三早上搭飞机到吉隆坡,通过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召开记者会,希望借助媒体向当局施压,他们也要求总检察署儘快重新提控两人,绝对不能让被告消遥法外。黄惠芳指出,涉嫌杀死弟弟的凶手,也是案件的第三被告林和银已在庭上承认是被林咸慈及男友张晋源僱聘杀人,并在刑事法典304条文(误杀)下被控罪名成立,坐牢16年,但林咸慈及张晋源却因为控方修改控状后被法官驳回,而暂时获释,这是黄家所无法接受的结果。“弟弟的命案已经审了两年多,换了4名法官及检控官,但正义至今仍无法获得伸张,如果警方一直没有行动,即未再重新逮捕林咸慈及张晋源,他们是否就此重获自由,永远都不会再被控上法庭?”她说,家人获悉法庭的判决后都非常不甘心,但因求助无门,最后只好飘洋过海到吉隆坡寻求援助。忧孙子情况盼获夺抚养权为弟弟之死深感伤心和不忿的黄惠芳指出,弟弟黄政贵生前是一名好好先生,且很顾家,婚后一直与双亲同住,负责照顾双亲的起居饮食。她说,弟弟与女被告林咸慈是于结婚,一直到2011年4月,夫妻俩才带着刚出世的孩子搬到新家居住。不久后,夫妻俩就闹离婚。“基于当时不知道弟弟的妻子也涉嫌此案,所以,弟弟的孩子一直交由身为母亲的她照顾。在命案发生一个月后,女被告就带着孩子搬回古晋,随后,我们曾到古晋法庭争取侄子的抚养权但失败,法庭最后允许我们每週六前往古晋探望侄子,但不得带他离开古晋。”黄政贵的儿子现在已5岁,刘宝英每週都会到古晋探望孙子。她希望重夺孙子的抚养权,但法庭当时指待命案审讯结束后再另作考虑,因此,她现在极为担心孙子的情况,并认为若要让孙子重返黄家则是难上加难。诗巫银行经理命案演进表31岁死者黄政贵生前是汇丰银行诗巫区分行经理,他与妻子及3岁儿子住在乌鲁双溪美拉新住宅区的一间双层排屋。他在事发当晚11时应酬回家后便上床睡觉,其妻较后被打斗声吵醒,接着,她看到一个人影夺门而出,亮灯后,她惊见丈夫全身是血,连忙拨电向丈夫的舅舅求助。死者身体多处受伤,包括头盖骨碎裂,颈部、手臂和背部皆有伤痕。警方封锁现场调查后发现,屋子没有被破门而入的痕迹,但后门铁花没上锁,因此,警方当时不排除匪徒是从后门潜入屋内干案。警方在事发两个月后,先后逮捕死者妻子林咸慈及其男性朋友张晋源,还押调查后,再扣捕4名男子,包括凶手。林咸慈及张晋源被控教唆及串通他人谋杀黄政贵,而当年24岁的男子林和银则招认杀人罪名,另3名男子获释,并转为控方证人。张晋源为本案第一被告,次被告是林咸慈,而林和银列第三被告。根据警方调查,当时正在办理离婚手续的死者与妻子疑因孩子及财产问题发生矛盾,继而惹来杀身之祸。往后的审讯内容提及,林和银是因为背负1万3000令吉的债款而在他人教唆下杀害黄政贵,以获得酬金还清债务。由于事先预谋,第三被告得以轻易进入案发屋内,到死者睡房行凶,并製造死者是因抗匪被杀的假象。沙巴高庭司法专员亚查哈里裁决基于第三被告林和银是在误杀罪名下被定罪判刑,所以,本案首、次被告与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之罪名无关连,若两名被告被控谋杀罪名,在法律上是有缺失及无效的(defective andbad)。因此,宣判被告张晋源以及次被告林咸慈(死者妻子)获释但不等于无罪。当两人步出高庭时,警员马上逮捕他们,直接押往诗巫地庭改控教唆和误杀罪名。新控状指出,首被告张晋源及次被告林咸慈被控于凌晨,疑有阴谋教唆林和银误杀黄政贵,此举抵触刑事法典109条文及304(a)条文,在此罪名下,最高刑罚是坐牢30年。两人面对新控状皆不认罪,过后,地庭法官允准两名被告保外候审,两人先后处理签保手续后,各自离开法庭。此外,林和银误杀罪名成立,被判坐牢16年。控方在9月8日案件开审时,曾向法庭申请将两名被告的控状,从“教唆误杀”修改为“教唆谋杀”。经控辩双方就申请完成陈词后,法官阿盟奴丁认为修改控状是无视且违背高庭之前的裁决,有藐视法律之举,而撤销控方修改的控状,并谕令两名被告获得释放,但不代表无罪。两名被告暂时没有面对误杀或谋杀罪名,除非警方重新逮捕两人并作出新的提控。在这之前,高庭裁决此案第三被告林和银是在误杀罪名下被控罪名成立,坐牢16年。‧报导:张欣薇‧2014.09.17

猜你喜欢